玻璃台农家院新游记
2021-06-08 14:19     浏览数: 134

 美好的事情常常感觉短暂,这条通往平谷最东端的山路就给人这种感觉,沿着这条小路迂回上山,即使再放慢速度,最后还是感觉开得快了些。那种醉人的美景,实在不忍错过。就这样且醉且放舟般的深入20公里,会出现一片被群山环抱的谷地,其间静静的坐落着一个小村庄——玻璃台村。


  镇罗营镇玻璃台村座落于平谷区镇罗营镇的最东南部,南水峪的尽头,玻璃台村共有68户人家,202口人,村域面积7.45平方公里,山场面积8880亩。玻璃台村也是平谷境内三大河流之一的镇罗营石河发源地,她默默涓流,灌溉着镇罗营的土地、养育着镇罗营的人民。



  玻璃台村过东纸壶峰再向东是河北省兴隆县,东纸壶峰海拔1234.3米,是平谷区的最高峰,该村东南与黄松峪相邻,西南被四座楼与熊耳寨相隔,山北为北水峪。山村四周群山围绕,一条7公里的小路伴随弯弯的小溪与外界相通,因地域的关系,玻璃台村几乎不被外人所识,近似原始的生态环境少有游人驻足。山口古隘遗址、山脊蜿蜒的长城、川下台上散落的农居、夕阳西下、炊烟袅袅,构成了一幅恬静的山区小村的景致。


  从渔阳往东,此起彼伏的连山尽被绿树浸染。山中九转回肠的小路连接着一个又一个小村庄,桃花红遍山间小路,杏花也充分展现着自我的魅力,漫山遍野的五颜六色的花朵,绝对是这幅大自然画卷中的再好不过的彩墨。一排排别墅隐在群山之中,邻里和睦,大家说说笑笑,十里外都能听到,清风把云彩拨开,露出骄阳无限,又是一番新气象!


  一首《鹊桥仙》正说得是北京平谷山区的春夏风貌,从平谷城区往大华山方向一路向北约10公里,便可到达山区的入口,山脚下的一条小公路蜿蜒向里,时隐时现。此时正值初夏,放眼望去,晴空皓日、飞鹰在天、层峦叠嶂、石生异花,不时地从山口吹来地阵阵凉风,拂在脸上,令人感到不尽的受用与舒畅。


  有人于驾车的乐趣是追求速度与享受那种奔放的感觉,我也不例外,可是在山谷间的行驶则又是另一回事。山间的天气温度在七、八月份大约总在22度与26度之间徘徊,再加之满山花开,姹紫嫣红,苍松翠柏,棵棵挺立,驾乘其中,不时山鸟高飞,河鱼浅游,隐隐听到的淙淙泉声,却又不知所踪,这时的你会不自觉的放慢车速,摇下车窗,纵情体味此情此景。


  “玻璃台”,一个很故意思的名字,给人干净、透明的感觉。据当地老人讲,玻璃台村的市民世世代代住在台地上,村子盛产玻璃树,用玻璃树叶当作屉布蒸馒头,熟后有异香。


  玻璃台农家院也所以得名。


  在2003年以前,玻璃台村仍是个深山中的穷山村,民房低矮破旧、土路坑洼不平、信息闭塞、人均耕地2.72亩,村民只能靠种些经济价值不高的果树维生,2003年人均年收入仅为2750元。


  虽然这里山青水秀、景色宜人、有着非常好的自然环境优势,但是资金的短缺,道路的不畅,令这个如花美人无人眷顾。2004年,在中国新农村建设的大背景下,这个藏在深山中的美眷终于得到垂青,成为平谷区4个旧村改造试点村之一。玻璃台新村建设于2004年十月开工,2005年九月十五日通过综合验收。68户人家仅一户没有参加改建外,其余67户人家于2005年九月二十二日领到新房钥匙喜迁新居。要晓得,改建后的村民新居可是带独立院子的二层小别墅,而且从今往后这些别墅将挂上“民俗旅游接待户”的牌子,家家户户招迎四方客,共赏新天!


  山里的天气像初恋女儿童的脸,阴晴不定,到达玻璃台的那天正赶上欲阴还晴的天气,但见刚刚还是艳阳高照,忽地一片黑云从西北压过来,不容分说,哗啦啦早下起雨来,这雨似乎是当地人家的“饭托儿”,早不来晚不来,偏偏等到我们离开车子已有一段距离,他掐算准了赶将来,我们是不得不往农家院里躲的。


  不及细想,顺路跑到最近的一户人家,主人热情得很,赶紧给我们拿来干毛巾,稍稍擦干了雨水,一杯杯热茶又准备妥当,这时坐在柔软沙发上的我们,才注意到这是一座两层的别墅式住房,坐北朝南,宽敞的客厅里电视、卡拉ok等崭新的电器一应俱全,有客房两间,


  外面是个小院子,再远出200至300米就是青山,雨水顺着窗户流淌着,茶杯中的热气升腾着,我想就在这里稍作休息吧,一切都让人感觉超然世外。


  接待我们的是两个小姑娘,山里人质朴善谈,想到什么说什么,很快就晓得,那个显小的姑娘姓张,大一些的姓胡,两个姑娘并不是这家的主人,他们的家就在不远的其他台地上,也是一样规格的别墅式住房,一样挂上“民俗旅游接待户”的牌子,做接待游客之用。今天他们来这里帮忙,他们时常这样,常常互相照顾。张姑娘快人快语,揭了胡姑娘的底,原来胡姑娘是湖北人,远嫁到玻璃台村,胡姑娘倒不在意,习惯了她的直爽。


  时近正午,两位姑娘让我们到餐厅就餐,农家饭大盘大碗,有酒有肉,一盘嫩弱柳芽的山野菜导致了大家的兴趣,频频掷著,囫囵吞枣地一扫而光,滋味尝得纵情,遗憾的是忘了打听名字,最终一大碗梆子喳粥灌缝,浑身暖洋洋的。


  要不怎么说这雨是饭托儿呢,酒过三巡,菜尝五味,山雨也住了,一缕缕阳光透射下来,半山腰雨气蒸腾,勾引的游人即将就要攀山,又是张姑娘快人快语,乐意带我们去北山上的明长城看看,我们除了允许就是允许。


  上山的路并不陡峭,只是很狭窄,隐在杂草中,不容易看清,不时地能够碰到修整果树的村民,张姑娘蹦跳着边采着山花,边和她们打着招呼,“大叔,忙着修什么呢,改天叫我哥来帮你弄,这杏熟了吗,我摘两个啊。”“你去哪里啊?”“我带他们去山上长城看看。”


  我们跟着这个热情的小姑娘,在矮树长草间向上走了约摸20分钟,一道明显在山脊上的由大块方石对垒的矮墙出现了,我们晓得,这就是明长城的遗迹,当年持械守望的官兵此时已被滋生的乱草取代,长城的墙体将近蜷缩于土中,要不是那座高岗上的烽火台顽固的探出半个身子,我甚至要对女孩的话表明怀疑。岁月无情,明王朝利用北魏、北齐、秦、隋长城的旧筑建起的世界奇迹——长城,就这样静静卧在远山深岭之中,俯瞰着玻璃台村,守望着脚下子孙的代代生息。


  “咯、咯咯。”一串古怪的声音冷不防的响起,“是山鸡,”小姑娘想一位专家,说明着令我们好奇的一切,“我们山里不比城里热闹,可是果树多,野果子又甜又香,还有山鸡,大猫头鹰,前一阵子还来了一只金钱豹。”对于接近通常人身高的猫头鹰,还有好四大山猫似的金钱豹子,我早已听得啧啧称奇,没想到只在古代小说里才会出现的野生动物,这一不留神就被我们走进了他们的生活圈子。


  跳出姑娘传奇般的解说,回到现实,和长城合影留念,摸摸散落的砖石,感怀伤物一番,重新梳整感受,当时就好奇,要是郁达夫、周作人、徐志摩这样的文人汇合于此,将体会怎样的感受呢?将写出怎样的散文呢?


  我此次来到玻璃台村只是暂避都市的喧嚣,放逐心灵,呼吸这新鲜空气。


  “我们这里有明长城,一线天,远处还有东湖,能够随便钓鱼。现在有些晚了,明天一早就带你们去。”


  看着这位好似我家亲戚的农家妹子,在这里小住一晚,生起篝火,谈天说地,酣醉之后,明早继续游赏,又有何妨呢!


联系方式

联系电话: QQ:52850938

联系人: 网站出租

地址: 北京市平谷区

二维码